出现在图卷之中的,是一个相貌素净的少女。看上去虽然气度清逸,脸上挂着两分笑意。但是这笑容杳然出尘,其中并没有多少温度。

   当然,也并不教人觉得寒冷。

   恰如一杯与体温相当的清水,除了有形有质的触觉之外,再也不甚下一丝一毫多余的感受,平平淡淡,韵味悠长。

   阮文琴。

   归无咎心中微讶。

   在归无咎判断中,原本以为是御孤乘的可能性较大。尽管半始宗高柳等人因为圣教祖庭的原因而暴露,圣教一方所请援兵是御孤乘的可能性,在归无咎看来大大降低了;但是归无咎依旧没有想到,这个人会是阮文琴。

   归无咎心头,有一些念头浮起。

   眼下他心中所想,还不是与阮文琴道术相通,借助异宝走上相同的结丹之道一事,亦非十二年后重逢,再续前世之缘的风花雪月。

   整个紫微大世界的局势,稍微有些出人预料。

   归无咎之所以并未想到阮文琴头上,道理很简单。阮文琴可是通过三生阴阳洞天前往荒海一行的;然后又不知通过何等秘法再度穿越一重界天,来到幽寰宗九周半山,并在天悬道的顶端留名。

   很明显,阮文琴背后的阴阳道势力,已经和九宗产生了极深的交集,甚至是九宗之中某一宗、某一位大能,暗中在本土人道文明之中缔结的友盟,也说不定。

   更何况,阮文琴资质虽佳,但她能够修炼到现在的层次,那么其所修功法神通的精妙高深,也就不言而喻了。

   蓬松空气感长发清纯美女唯美私房写真

   在归无咎原先的判断中,阴阳道势力,是本土人道文明之中潜藏甚深的势力,应当游离于圣教祖庭、隐宗联盟的视野之外,入世并不太深。

   这一点,从藏象宗杜明伦对于本土文明的认识,与现实有着一定程度的脱节,可以得出结论。

   归无咎头脑之中,飞速的闪过一个念头:圣教祖庭是否已经知晓九宗的存在,甚至已经知晓了自己的身份?但是,将自己所搜集到的信息尽数在脑海中过滤了一遍,归无咎还是得到了否定的答案。

   从目前来看,无论是圣教祖庭还是隐宗连盟,依旧存活在本土世界的固有观念之中。否则,两大势力的行事方略,断然不是如同今日一般。

   现在分明可以看到,这一层封门闭户的薄膜,远远比归无咎想象的要脆弱,脆弱的像一张白纸。

   想不到,阮文琴背后的阴阳道势力,竟然和圣教祖庭还有着如此密切的联系。

   只是这关系虽然密切,但是并不是真正的友盟,因为连九大上宗这一至关重要的机密,阴阳道都并未与圣教一方分享。

   但是这也给归无咎敲响了警钟——只要阮文琴,抑或她背后的的阴阳道势力稍微口风不严,整个本土人道文明,都将掀起一场滔天巨浪。

   归无咎心中一沉。他进入本土人道文明已有二三载,仰赖妙观智大魔尊所赠变化气息的秘法,以及其压轴神通“空蕴念剑”本就与本土文明极有渊源、易于取信于人这两件事,他隐匿身份崭露锋芒,可谓如鱼得水。

   直到今日,才蓦然升起警钟。原来形势要比他想象的严峻的多。

   圣教祖庭一方与阴阳道产生联系,但是却不知道九大上宗的存在;九大上宗同样与阴阳道产生关系,但是对于本土人道文明的判断,依旧大有脱节。

   这阴阳道,在紫微大世界中,在圣教祖庭和九大上宗之间,又在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呢?

   另有一事,阮文琴分明还只是金丹境界。莫非她对自己的挑战,是走那“金丹一式”之路不成?

   恒滑上真等人,都不动神色的观察的归无咎的面色神态。但是归无咎既然有所察觉,又岂能露出什么马脚。

   他现在虽然心中思绪腾涌,但是面上却是平平淡淡,什么也看不出来,至多只是对图卷之中,十二年后圣教一方自信推出的敌手,有几分神交之谊罢了。

   恒滑上真见看不出破绽,冲归无咎一笑,和悦道:“这一位少女,名为阮文琴。说来惭愧。此人虽然资质绝代,堪与归道友争锋。但是其实并不是我圣教祖庭自幼培养的弟子。不过,十二年后,只要给她暂时安上一个圣教门人的身份,想来也是符合此战规则的。”

   此言不但归无咎感到意外,姚纯、孤邑二位上真,闻言也是一怔。

   符合规则自然是符合规则;但是这等行事到底是在钻空子,于圣教的威严大大有损,也不知恒滑上真何以能够如此坦然的说出来。

   泰玥上真紧接着出言,但是他所说却与恒滑上真之言风马牛不相及:“归道友资质盖世。也不知云中派何以能够寻得道友这等绝世之才。请恕在下多一句嘴。道友是云中派故修后人,本门道种;还是俗世之中隐世明珠,为贵派掌门慧眼所得?”

   若是一个心性稍差之人,听此一问,定然以为自己身份已经暴露。但是归无咎通过缜密分析,早已料定无论隐宗还是圣教,目前都活在本土人道的旧有观念之中。

   因此面色不变,淡然回应道:“归某是生在一处古国的山野村落,三四岁时被本派掌门真人带入门中,不再记得年幼之事。至于具体的地名方位,若是泰玥上真感兴趣的话,归某倒是可以回去之后问上一问。”

   泰玥上真讪然一笑,道:“归道友误会了。之所以有此一问,其实是因为这位阮文琴道友。归道友可知,为何将你与她的比斗,安排在十二年后?”

   归无咎淡淡问道:“为何?”

   泰玥上真目光紧盯着归无咎,幽然道:“因为十二年后,才是阮文琴道友元婴境大成的时日。现在的阮道友,尚只是金丹境界。”

   姚纯、孤邑二位上真,荀申、陆乘文,闻言都甚是惊异。

   泰玥上真却是语不惊人死不休,继续道:“十二年后,无论谁胜谁负,归道友与阮道友,也算是有缘之人了。”

   归无咎知他话中有话,但还是循声问道:“何以见得?”

   泰玥上真言道:“无它。阮文琴道友虽然资质出众,但是修道之中却有一层隔膜,使得进境缓慢。”

   “平日间其所居之处,通连着一座古飞升台。唯有与那处的下界的飞升修士交游一二,才能缓解这道隔膜,加快修行速度。”

   说到这里,泰玥上真眼神之中暗含探询,不紧不慢的道:“但是,不久之前,阮道友见到归道友的画影图形,却似遇到了什么机缘。这道隔膜突然完化去,自此之后,修行速度一日千里,再无阻隔。”

   归无咎面现惊讶,道:“竟有此事?”

   恒滑上真颔首笑道:“阮道友的来历,在下不便多问。但是在下倒是生出一番猜测。莫非归道友与阮道友,同为天降道种,其实是自同一处下界飞渡而来,方能生出这奇妙的感应?”

   “据说作为人劫道尊的飞升之所的上界仙地,若降下机缘,极少落于本界之中。而是隔了一层,掉落进比紫薇大世界更低一层的下位面。”

   “若此猜测属实,归道友和阮道友,恐怕是有大气运加身之人。或许是自仙地入下界的谪仙人,再由下界飞升而入本界之中,寻找什么失落的奇妙机缘。”

   恒滑上真之言,简直可说是是荒诞离奇,异想天开。就连他身后的几位圣教嫡传,也不由地面面相觑起来。

   泰玥上真又言道:“胜战之后,做客百载。其实同样不是本教的要求,而是阮道友提出的条件。虽然她并未说明原因,但是可以想象得到,多半是归道友的存在,对于阮道友的修行极有裨益。”

   归无咎心思一转。

   圣教祖庭两位上真的言语,可谓坦诚之极。但是若因此以为是圣教一方的诚意,那也未必。画卷取出之后,自摩永工等人等人神态可以看出,此时分明连圣教中排名靠前的真传也并被蒙在鼓里。

   更何况,若有诚意,这几道讯息为何不提前告知,而是一直在往来书信之中打哑谜,非得第一次比斗之后再揭晓谜底?

   归无咎想到了一个最大的可能,圣教一方,已经见识过阮文琴的道行手段。

   可是阴阳道与阮文琴,虽然与圣教产生了联系,但是其在圣教眼中,同样是充满谜团的存在。

   而自己速胜席榛子的表现,让圣教确信,自己与阮文琴的确有什么奇特的关联。其在阮文琴和阴阳道处无法发掘到的,却避实就虚,试探到自己这里来。

   若归无咎今日的表现,只是和利大人、席榛子、荀申在伯仲之间,想必方才这一番话,圣教两位上真必定绝口不提。与阮文琴的交游,只会是圣教一方深藏自珍的秘密。

   想清楚这一点,归无咎微微一笑,回应道:“谪仙人……如此赞誉,何敢克当。”

   “不过,来而不往非礼也。十二年后,若是归某胜了,也请这位软道友,到隐宗做客百载。一应待遇,息如贵派。”

   恒滑、泰玥二人,相顾愕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