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十万棵树苗交割后的第二天,陈牧就病倒了。

他全身肌肉乏力,高烧不退,喉咙巨疼,躺在床上,一动都不想动。

陈曦文给他一检查,确诊是流感,这让女医生有点不好意思的道歉:“看来是我传染给你了,这几天我哪儿也不去,就在这里照顾你吧!”

女医生之前才刚流感病愈,陈牧后脚就跟着中招,说不是相互传染的都没人信。

胖子远远的来了他一眼,调侃着说:“你们这些年轻人啊,就是喜欢乱来,现在互相传上了吧,唉,真是一点也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陈牧身上难受,不想和这货多说,只丢了一个“滚”,就又继续沉沉的睡了。

“小牧哥哥,我给你煮了瘦肉粥,你喝点,嗓子能好受些。”

白眼姑娘每天都变着法子给陈牧做一些容易入口的食物,陈牧喝着瘦肉粥的时候,心里只觉得有这样一个妹妹可真好,多能照顾人啊。

这么过了三天,病情总算有所好转,高烧也渐渐的退了下来。

趁着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还有点低烧的陈牧得到医生的许可,终于可以走出房间,坐在林场的躺椅上,晒晒太阳。

孩子们正在扦插新苗,他坐在躺椅上远远的看着,这几天一直躺在房间里的郁闷,仿佛也一下子被太阳晒走了不少。

“小牧哥,你要不要喝水?”

清纯气质美女短发复古写真

阿依慕坐得远远的,托着腮看着陈牧,时不时问上一句。

“阿依慕,你自己玩去,别在这儿干坐着。嗯,和你说了我这病会传染,而且专挑孩子传染,它最喜欢你这样的小女孩了。”

陈牧吓唬了维族小姑娘一句,自己给自己灌了口水。

维族小姑娘摇摇头:“陈姐姐说让我照顾你呀,我已经答应了哩。”

“她真这么说的?”

陈牧有点无可奈何,女医生自从医院回来以后,对他的态度明显变“和气”了,搞得他觉得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只是又偏偏想不明白究竟哪里不对。

阿依慕说:“陈姐姐真这么说了,唔,她还说我做事很认真,也很细心,以后能当护士哩。”

陈牧没想到自己的小跟班被女医生夸了那么两句,就被收买了,看来还是人家专业人士的话管用啊,所以他只能无可奈何的顶了顶大拇指:“阿依慕,你真棒!”

胡小二从林子里钻出来,小跑到陈牧的身边,似乎想探头顶一顶自家老大。

陈牧没等那货的脑袋凑过来,直接挥手调侃道:“你赶紧走远一点,别被我传染了,一不小心就变成中东综合症了。”

胡小二只能听话的退开一点,站在那里嚅着嘴观察自家老大,眼底里似乎流露着关切。

野鸭子这时候也从灌木林子里钻了出来。

它这一段总跟在胡小二的身边,俩货形影不离,好得就跟亲兄弟似的。

陈牧拢了拢身上的军大衣,再次用手驱赶想要尝试靠近过来的残疾鸭:“你也赶紧走远一点,要你染上了,就变成禽流感了。”

野鸭子歪着脑袋看了看陈牧,终于一转身,扑棱着翅膀跳上胡小二的背上,趴在了那儿。

胡小二没理会野鸭子,任它在背上趴着,自己也一弯膝,同样原地趴了下来,懒洋洋的晒着太阳。

坐了一会儿,陈牧感觉自己好像又有点烧起来了,不禁用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自言自语:“这病可真够反复的,难道真要熬满五天到十天才能好过来?”

“五到十天”是陈曦文给他科普的,说是患了流感以后,如果没有并发症的话儿,五到七天就能痊愈。

在这个期间,基本上没有什么药可以治愈病情,抗生素也没有作用,最多只能吃点降温药,属于治标不治本。

想了想,陈牧突然异想天开的想到了活力值:“不知道如果把活力值用在身上,能不能让这病快点好过来呢?”

这个念头一起来,陈牧就有点按捺不住了,起身朝着房间里走回去,关上门,然后点开黑科技地图,选择把一点活力值用在自己的身上。

“是否对自己使用活力值,是?否?”

陈牧毫不犹豫的点了“是”。

一瞬之间,陈牧只觉得全身上下有一阵电流经过,整个人一下子就“振奋”了起来。

紧接着,身体开始发热,就像泡在热水里一样,热得不行,他开始出汗起来。

“雾草,这是烧上加烧吗?”

陈牧觉得有点后悔啊,感觉用了活力值以后,好像一点也没变好。

汗越出越多,很快陈牧就嗅闻到了一股子腥膻的味道。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发现自己身上的汗渍好像变的有点不同了,黑黑的,黏黏的,就好像一层薄薄的泥浆。

什么鬼?

陈牧用手轻轻抹了抹,然后凑到鼻子上一闻,我屮艸芔茻,真臭!

忍不住了,直接冲进洗浴间,打开热水就往身上淋。

这一淋,倒是顿时舒服了不少。

他调了下水温,只觉得好像水越烫,自己身上就会感觉越舒服。

一边淋着热水,一边洗拭身上的“臭汗”,陈牧觉得这一刻自己好像全身的机能全被打开,高速运转。

如果说平常这副身体只能发挥百分之七八十的机能,那么这时候,它的机能就被发挥到了百分之百,甚至超过百分之百。

即使随便呼吸一口空气,都感觉好像喝了一口十全大补汤似的。

这么过了半个小时,陈牧终于感觉不再出汗了,不过身体机能依然维持在非常牛逼的状态下,全力运转。

又过了半个小时,身体机能终于渐渐放慢下来,恢复正常。

陈牧感觉到一阵疲惫袭来,忍不住停下淋浴,抹干身体,倒在床上睡了过去。

临睡之前,他突然想到:“我好像……不发烧了。”

……

一觉醒来,陈牧的流感彻底痊愈。

女医生本来还不信,可是为他做了一个比较全面身体检查后,有点古怪的看着他:“你……看来真的好了,想不到你身上还挺有料的嘛,不错,小伙子身体真棒!”

陈牧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胸膛,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好像经过之前活力值的“洗礼”,他身上的肌肉好像变得“精练”了,看起来也更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