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病房里,黄和娟红着眼睛喝完乔木给她舀的鸡汤,并且将带过来的那一小碗饭部都吃完之后。

这才有些不满和为难的问道:

“妈,你说话不算话。

中午你还说要支持我手术,可是,下午你就去问主治医生保守治疗的事了,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是,我上次得孚乚腺癌的时候,就是因为想着另一边暂时没事,根本就用不着开刀治疗,所以就没有动另一边,结果不到一年时间病就又复发了,最后不还是只能切了吗?

我不是不能接受保守治疗。

可是我担心现在我就算接受保守治疗,回头病情还是会恶化,还是会出意外,到时候,我前面接受保守治疗受的罪不就都白受了吗?

说不定情况还会更糟糕。

我不想再这样下去了,妈。”

“可是也有很多成功的啊,也有很多治好之后很多年都没复发的。

上一次只是意外。

你不会永远那么倒霉的,我相信上天至少也会站在你身后一次。

而且妈特地拿你的病历去请一位老中医看过了,他说你的情况还好,是可以保守治疗的,他那边还有药膳是专门帮忙恢复的,配合着保守治疗一起来效果肯定能更好。”

圆点衫嘟嘟小美女

乔木这时候总不能说自己就是神医,所以,她也只能把不知名的老中医拿出来当做挡箭牌,打算暂且忽悠一下自己这个倒霉儿媳妇。

可是年轻人哪那么容易被骗:

“妈,你不会是被人骗了吧。

中医哪有治疗癌症的方法,都是些骗人的太平方或者补药罢了。

有些说不定没好处还有坏处。

您不要被人给骗了。

那些药我肯定是不会吃的,别回头好好的身体再给吃坏了,我以前有个同事特别痴迷于中药养生和减肥,结果吃了两年中药,愣是吃出了肾衰竭,现在还在等肾源呢。

我这身体实在扛不住。

我知道您担心什么,您无非就是担心我做手术之后没办法再给您生孙子,其实我中午不都已经跟您说好了吗?我跟魏华离婚,这样对我们两个人都好,他能够再娶一个身体健康的女孩,给他生孩子,我也能把子宫切了,保住我的性命。”

有些人经历了苦难之后,会逐渐浴火重生,但也有些人会走不出苦难,并且自怨自艾,同时还会觉得谁都对她抱有恶意,谁都对她另有所图,只有自己最可信,黄和娟现在就是这种情况,原身过去无意中提到的还是要生个儿子这句话一直深深铭刻在她脑海里,始终不能忘却,如今她遭受这般痛苦后,不免将记忆中的话,记的更为深刻。

更加的难以释怀。

始终觉得她婆婆和她老公想要让她保守治疗,只是为了保住她的子宫,而不是为了她的身体健康。

“你不要这么想,我们劝你保守治疗也是为你好,这样,你要是实在担心我们抱有其他想法,那回头先让魏华做个结扎手术,行了吧。

这下子总没问题了吧。”

乔木说这些话的时候显然没有经过她儿子同意,仅仅只是想要借此说服儿媳妇同意保守治疗,可是乔木没想到她儿子这时候已经走到了门口,还没来得及推门进来,就听到屋里的他妈说要给他做结扎。

整个人顿时都愣住了。

有些不知所措。

同时不免感觉身下一凉。

小肚子都有点隐隐的痛感。

当然,这只是心理反射。

“妈,你跟和娟商量事情的时候能不能提前跟我说一声,好歹我也是当事人,我要是不同意,您难不成还打算把我敲晕了直接送到手术室吗?你以为您是计生部门的吗?”

很快镇定下来的魏华赶忙推开门,一进去就开始小声抱怨起来。

抱怨他妈自作主张。

要是回头他媳妇当真怎么办?

“我这不是在劝和娟呢吗?

要是她真的能保守治疗,而且治疗效果不错的话,你就是牺牲一点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又不是要让你当太监,结扎嘛,那女的不也能上环吗,怎么,就女的能上环,男的不能结扎了,来,坐我这边来。

你好好跟和娟说说。

我中午问过了医生了,医生说她的情况还好,保守治疗成功治愈的可能性相当高,高达百分之八十以上,而且我还给她找了个老中医帮她调养,那效果肯定更好,怎么着也能达到百分之九十,或者九十七,九十六啥的,你好好劝劝吧。

我先去刷碗了。”

乔木白了自己儿子一眼,说了一通,然后就赶紧起身把已经喝完了的饭盒拎起来,准备去病房不远处的一个洗手台那边刷一下饭盒。

至于饭盒有油。

乔木也有带洗洁精啊。

这边乔木刚走,魏华和黄和娟两个人就不由沉默了起来,过了好一会儿,还是魏华先说的:“和娟。

你要不还是听妈的吧,能保守治疗还是保守治疗,那东西毕竟是身体里的一个重要器官,就这么拿了的话,谁知道有没有什么其他影响,这跟阑尾和胸前的肉不一样。

阑尾那是的确没什么用。

胸前的肉,你现在也用不着哺乳了,其实也还好吧,可是肚子里那么大一个器官,反正现在情况也还好,你要是实在不愿意的话……”

说着说着,魏华不由有些紧张的咽了口唾沫,但是最终还是眼睛一闭,心一横,毅然决然的说道:

“你要是实在不放心,那就跟我妈说的那样,我先做结扎怎么样?

我们都这么多年夫妻了。

而且小雅都快二十了,哪里有可能再生一个什么的,你别听我妈说什么就信什么,我妈也就是口头上说说,你看她什么时候对小雅不好了,这么多年都没生二胎,甚至前两年国家开放二胎政策的时候。

我妈不也没逼你生。

你就是想太多了。”

“可是,可是我害怕啊!

我真的还不想死,我还想看小雅结婚生子,我还想要抱外孙……

呜……呜呜…………

我想小雅结婚的时候是由我自己亲自送出门,而不是她一个人走出去,我担心她嫁出去被人欺负。

你一个男人又不好跟亲家母吵家,她要是受欺负,没人帮忙怎么办……呜呜…可怎么办啊……怎么……”

说着,黄和娟又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