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乐尔一边听着她跟弟弟说的话,眼泪一边落下。

这次若不是有阮白机智的应对,弟弟肯定要被送回去的,她拿着一条毛巾替阿木尔止血,待血止住以后,又清理了一番,除了额头被磕破了,其他的伤也没什么大碍。

阿乐尔转过身对着阮白说道“小姐,我想去阿萨先生那里给弟弟拿点药。”

“嗯。”阮白点头,看着阿木尔苍白的脸,无奈叹息一声。

阿木尔会这么瘦弱,出乎她的意料,要他变得更加强大,恐怕要更多的精力去培养。

阿乐尔离开后,阮白问道“阿木尔,你想要保护阿乐尔吗”

“想”阿木尔惊恐的心逐渐平静下来,在这里,他总能比平时平静得要快。

“以后努力吧,即使到了我这里,也还是在恐怖岛,这里不是你温暖的港湾,该怎么训练,还是要怎么训练,知道吗”阮白说道,在这里,她只能保证阿木尔不会被训练营的人欺负,保证他有一顿饱饭吃,其他的事情,她不能保证,也不能庇护。

阿木尔听着她的话,捂着额头的伤口,坚定地点了点头,“知道了,小姐,我一定会让自己强大起来,保护姐姐。”

阮白笑了笑,听阿乐尔说,阿木尔今年已经十八岁了。

但是他没有一点十八岁的模样,就算在训练营那种残酷的地方待了那么久,他还是保持着当初的模样,没有因为残酷的环境而改变太多。

“说得好,阮白,不得不说你给别人洗脑的能力是一流的。”阿贝普走进来,显然把他们刚刚的对话听入耳中。

优雅小妹的诱人气息

阿木尔吓了一跳,恐惧慢慢布满眼睛。

阮白还算淡定,坐在床上神色不变的,“作为弟弟保护姐姐不是应该的吗”

“是应该,但是你怎么不让他顺带的保护你”阿贝普轻蔑的目光看向阿木尔,只是突然走进来,就把他吓得浑身发抖,简直就是废物。

“我跟他没有血缘关系,也是阶下囚。”阮白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到现在,她还不能表达自己的心思。

“呵,说得好,阶下囚,来挑选一把武器。”阿贝普往后挥了挥手,一个雇佣兵抱着一堆武器进来,稀里哗啦的扔在地上。

阮白看着各式各样的武器,又抬头看着阿贝普。

他说道“挑选一把喜欢的武器,以后,就用这把武器亲手了结慕少凌。”

阮白心里骂了一句变态,他把自己抓来,就是想看他们夫妻互相残杀。

但是她现在没有能力反抗,所以,只能听着他的话,看了一堆武器,最后指着地上的短刀,说道“我要这把。”

阿贝普一踩刀柄,往上一踢,短刀瞬间飞起,下一秒落在他的手上。

一套动作行云流水的,阮白心里不得不惊叹了一声,他的动作干脆利落,没有过多的花式,就是朔风跟张景轩也不一定能做到这样。

阿贝普往前一扔,短刀飞向阮白,阿木尔在旁边倒吸一口凉气。

阮白动也没动,短刀在她的眼前落下,直直地插在床板上,贴着她的大腿,却没伤到她丝毫。

阿木尔紧绷的神经送下来,只差一毫米,就能插进她的皮肤里。

阮白淡定地把短刀拔出来,锋利的刀尖印着她的下巴,“真的刀你不怕我自杀吗”

“你舍不得。”阿贝普说道,阴冷的目光看向成呆滞状的阿木尔,“如果你敢死,他们姐弟两人就陪你一起。”

阮白冷讽一句,“还有人陪我一起死,你这样让我会错认为,自己的命有多了不起。”

阿贝普没理会她,挑起一把长剑,踢到阿木尔的身边,“你在训练营用的是长剑吧”

“是的,老板。”阿木尔呆呆回到,看着脚下的长剑,放下毛巾,弯身捡起。

他的手没忍住再发抖。

阮白见这样,又道“那不如给阿乐尔也挑选一个武器吧,反正他们以后都要随着我接受你的训练。”

阿贝普颔首,默许她的话。

阮白看向呈呆滞状的男孩,说道“阿木尔,你帮阿乐尔挑选一个武器。”

“姐姐喜欢用鞭子”阿木尔鼓起勇气说道,若不是阮白对他说话,在阿贝普没说话的时候,他不敢说一句话。

“那就鞭子。”阮白恰巧看见地上有一条鞭子。

雇佣兵听闻,把鞭子留下,又把其他武器抱在怀里。

阿贝普没有离开,而是看着阮白,嘴角的阴邪让她觉得很不舒服。

“想知道慕少凌的消息吗”他问道。

阮白没有作声,他是否要说,不是她一句想或者不想就能决定的,倒不如闭上嘴巴,让他去说。

阿贝普说道“慕少凌,亲自把他的母亲送进监狱了,阮白,你眼睛是有多瞎,才会选择这么一个

无情无义的男人”

阮白心一抖,看来盗窃案已经真相大白,果然是张娅莉

而慕少凌,果然没有留情面。

虽然说,慕少凌对张娅莉的感情一天天的减少,但到底是母子关系,若果她在他身边就好了,至少还能劝劝他,要三思。

阿贝普注意到她眼中的感情变化,嘲弄一笑,“看来你被慕少凌蒙蔽得很深,没关系,以后我会让你看清楚这个男人的。”

说完,他转身离开。

阿木尔看着阮白呆滞的模样,心里忍不住好奇问道“小姐,慕少凌是谁”

“我的丈夫。”阮白把玩着手中的短刀,一直握着刀柄,上面已经沾了自己的温度。

“您是因为他才被抓进来的”阿木尔心里了然,阿贝普刚刚提及这个男人的时候,目光带着恨意。

他很少看到这种目光。

“不怪他。”阮白说道,低头凝望着短刀,上面的刀锋寒冽,印了自己的容貌。

被囚禁在这里,她没有怪过慕少凌。

要真的怪,就怪她不够强大,没了慕少凌在身边保护,就被人轻而易举地绑到这里来。

阿乐尔拿着好不容易才求到的药酒走进来,看见阮白手里握着短刀,惊呼一声,“小姐,您别想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