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长河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何峰和白先生提起警惕。

以【进化游戏】的尿性,在李长河同意帮忙的时候,就会触发任务。

所以,三人才权衡良久。

纷纷计算着,战斗的优势。

目前李长河lv7,何峰lv7,白先生lv6。互相都了解各自的战术和特长。

要是真的触发【任务】,大概率会是【现实任务】或者【副本任务】。三人分工明确,应该不会有什么致命的危险。

而中介大叔听到李长河愿意帮忙。激动的搓搓手,连连点头。

往七幢的入口走了两步后,回头见三人还在原地。不免有些奇怪,难不成已经中招了?三位奇异人士已经在自己看不见的地方和‘脏东西’战斗了吗?

“三位….”中介大叔小声问。

三人这才反应过来,摆手示意没事。

“居然没有触发【任务】,【进化游戏】到底是怎么判断的。”李长河心想。

三人之所以没有动弹,就是打算看看【任务介绍】之类的。

露齿微笑美眉橙色连衣裙眉眼精致气质怡人写真图片

可惜等了好几秒,都没有弹出提示。

“难不成是离的太远了?等我们到12楼才行吗?”

“别大意了,虽然婷哥说对方不强。但也是灵异种。别阴沟里翻船!”何峰提醒了一句。

这才跟着中介大叔走进七号楼。

在等电梯的时候,中介大叔也顺便介绍起自己的侄女。

是他大哥的女儿,但一次交通事故大哥大嫂都不幸去世了。

自己成了她唯一的亲人。这些年来相依为命云云。

其实,中介大叔之所以这么说,就是想让李长河他们起恻隐之心,更好的驱除鬼怪保护侄女。

这种小心思,李长河等人也不说破,【玩家】这种存在,最缺的就是同情心了。

都是彼此拼杀上来的狠人。

李长河就干掉过不少【玩家】。他们没有家人吗?他们没有珍视的人吗?他们就没有等待他们回家的人吗?

都有的。

可要李长河同情他们,那就是给自己找麻烦。到时候伤心的就是盒子,丫头他们了。

除了那些要保护民众的官方组织。其他【玩家】都不是什么传统意义上的好人。

在【海族入侵】的【任务】中,朱侯因为同情给灾民发放食物,差点导致【玩家】内部矛盾。

而李长河,当时可就是直接射杀了那些闹事的人。冷血、无情、残忍。都能放在李长河身上。

【长城】也没法说什么,李长河做的没错啊。做出了更正确,更高效的行动而已。

以李长河的性子,路过能帮帮一把,不能帮走人。同情心就太奢侈了。他有什么资格同情别人?

中介大叔继续说着。侄女原本是在市中心的书店上班的。但在一个月前遇上了那个出租屋失踪案的行凶者。好在只是肩膀被砍伤而已。

在家休养了一段时间。

自己由于工作太忙,并不能时不时来看她。

却发生了这种事情。

“也就是你不知道前因后果,问你侄女也是一问三不知?”何峰摊手:“你这不就什么线索都不能提供吗?”

还不确定会不会进入【任务】,知道对方信息对【任务】帮助很大。可这大叔的意思是什么都不知道啊。

寒碜了,这还让人捉鬼吗?

李长河却皱眉说:“…赵玖?”

赵大叔一愣:“李先生…你知道我侄女吗?”

“原来如此,怪不得婷哥说有始有终啊。”李长河心里算是有数了,当时自己击杀行凶者的源头,便是因为行凶者攻击了赵玖,触发了【即时任务】。

第二天,李长河担心身份没隐藏好,还去图书馆打听了一下。从而也知道了赵玖的名字,印象里那还是一个脑洞大开的女孩。

当然,自己击杀行凶者还是露出了很多破绽。被陈余给逮到了,好在丫头霸气十足。又有何峰交涉,这才隐藏了身份。

“巧合吗?”李长河呢喃一声,对赵大叔笑说:“那你得加钱啊,当时救下你侄女的就是洒家!”

“可…不是说犯人被一个女人引走的吗?”

也不管赵大叔有些茫然的表情。李长河三人进入电梯。

按下了12楼的数字。就在电梯上升的瞬间,【玩家】们同时抬头。下一秒,电梯顶部传来东西落下的声音。

是有人踩在电梯顶上?

像是为了欢迎即将到来的三位新客人,电梯顶部传出有节奏的脚步声。

看来还玩起了老年迪斯扣?

三人不为所动,灵异种都是吓人专家,有时候

战力不咋地,吓人倒是挺有一套的。

要不是担心破坏太严重,李长河都想对着电梯顶部还一发【大佬铅】了。

赵大叔脸色惨白:“来了…他来了。平时很少遇见的。即使出现也不会这么频繁。”

“是感受到我们的带来的危险了吗?”白先生笑说:“想要吓退我们?”

何峰则微微眯眼问:“电梯监控开着吗?”

“开…开着。”

赵大叔话音一落,电梯顶部的声音消失了。同时,李长河听到了一声‘咔嚓’

电梯忽然就暗了下来。

楼层指示灯也熄灭了。

停电?

“好吧,看来他不想让我们上去呢。”昏暗中,一道青色的火焰亮起。

赵大叔眼睛都差点瞪出来,李长河原先所在的位置站着一位带着青色火焰面具穿着山文甲的将士。

“你….李….”赵大叔差点一口气没缓过来。这种昏暗的场景下看到李长河这种状态,可把他吓的不轻。

到底谁才是妖魔鬼怪?

白先生拍了拍赵大叔的肩膀,示意他冷静一下。随后双手撑住电梯门,原本有些发福的身体瞬间瘦了一圈。

力量强化的他,瞬间撑开了电梯门。

电梯此刻正好停在楼层中间,从楼层号来看,这是第七层到第八层之间。

“走吧!”何峰抓住还在吃惊的赵大叔,一用力就把他丢出电梯。自己快速钻出来后,看了看电梯顶部。

上面只能看到杂乱的鞋印。

“麻烦死了。”何峰抱怨着,看着李长河说:“走啊,等着老子公主抱?”

“在这种电梯这么墨迹,怕是没看过生化危机哦?”白先生也吐槽着:“电梯断头台你怕不怕?”

“啧!”青色火焰晃动李长河摊手说:“我还以为你要说九头蛇万岁呢。等着接梗。”

fp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