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凌凡跟顾文无比骚包的带着猿群离开猿山,浩浩荡荡的前往营地时,殷东直接进入了火山口,打算去看看岩浆深处有什么。

“贝壳大神,这岩浆蕴含的能量等级如何,要不?”本着蚊子腿也是肉的原则,殷东想给神秘贝壳的空间输一些能量进去。

每到紧要关头,神秘贝壳的支持永远是那么及时,用脚丫子想,它也是需要耗费能量的,而他很久都没给神秘贝壳输入能量了。未雨绸缪,他得趁有闲暇的时候,多给贝壳空间补充能量。

神秘贝壳轻飘飘的传来一句——本大神不是收垃圾的,岩浆等级太低。

“我……”把后面骂人的话咽了回去,殷东换了个说话方式,“大神啊,咱们不能坐吃山空,那个空间也需要时间补充的吧,别挑食啊,要是嫌岩浆能量低,我给炼化提纯再吸收如何?”

神秘贝壳仍旧拒绝——有需要的时候,本大神会指点收的,先顾着自己好的,努力修炼,尽快提升吧。这只小菜鸟就不用吃闲饭操淡心了!

什么叫好心被当成驴肝肺了……这忒么就是啊!

殷东有种抽自己一耳括子的冲动,嘴贱啊,平白的招来一顿奚落!

他不知道,在神秘贝壳空间,某大神低笑了一声:“这小子还是个有良心的小家伙,真是期待他成长起来的那一天啊!”

殷东化郁火为动力,在火岩浆中开启修炼模式,卷动岩浆成漩涡,疯狂的从全身毛孔里涌入,被吞噬炼化成龙元,源源不断的输入丹田,被盘踞在混沌莲台上的血色龙影吸收,让它覆盖全身的鳞片变清晰……尽管那种变化非常细微,却实实在在发生着变化。

随着火山岩浆能量被吸收,沸腾的火山口内岩浆虽然还在翻腾,可是温度却在降低,至少,猿山的整体气温在下降。当然,这个变化也是极期微弱的。

火山口的岩浆中,那个狂卷的岩浆漩涡,不断的下潜,疯狂的吞噬着大量的岩浆能量,终于惊动了岩浆万米深处的生灵。

蓝天下有位佳人如此纯真

那是一种像冬虫夏草的火属性生物,像草一样铺满在岩浆深处的岩石,被惊动手,就变成胖虫,就往岩石裂隙深处钻去。

赤睛猿猴的族群在这个火山口繁衍生存了无数年,没有猿猴能深入千米之下,但它们偶尔会获取一些这种虫子尸体,所以小猿猴才会跟顾文说火山口里有好东西,但它说不清楚这那种虫子尸体是什么。

也就是殷东这货,修炼了《天龙真解》这种强悍到没朋友的逆天功法,能吞噬各种属性的能量,而且在此之前,他吞噬了太多高等级能量,尤其是太阳真火跟湮灭之力这两种能量,让他可以无视岩浆的火属性能量。

对殷东而言,这个火山口里的岩浆就是给他送能量的,他一边吞噬炼化岩浆能量,一边放出感知力探查四周的情形。

在八百米的深处,就发现了那种像虫子尸体的东西,他一把抓在手上,引动脑中灵物图鉴扫描了一下,脑中出现一条信息:岩髓虫草,妖植(低阶,可进化),火属性。另外,附了一篇详细说明,说明了它的特性,以及使用说明。

殷东对于它的一个特性非常感兴趣——净化火属性能量杂质。

他尝试炼化了一个岩髓虫草,顿时感觉到了一丝奇妙的感觉,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炼化岩髓虫草的能量,被神秘贝壳主动抢夺了,随后这位大神很不要脸的传来一道意念波动——收集岩髓虫草能量,有多少要多少!

“大神啊,开始收垃圾了?”殷东调侃道,却也只是调侃罢了,开始全力收集这种岩髓虫草。

在千米之上,岩髓虫草都只是零星出现。等到殷东潜入千米之下岩浆,就能发现岩髓虫草出现的机率多了。他是有发现无放过,卷动岩浆大漩涡,简直比蝗群过境还要扫荡得干净,没一个漏网之鱼。

殷东能察觉到神秘贝壳传来的愉悦情绪,也很开心,同时也是稍稍松了一口气。因为神秘贝壳是他的作弊器,保命符,而他这么长时间,只消耗贝壳空间的能量,并没有补充过,心里可不塌实了!

今天运气真好,终于找到能让神秘贝壳愿意吸收的能量了!

机会难得,殷东生怕漏了一个岩髓虫草,一直都全神贯注,直到他潜到万米深处,发现了填满了岩石裂缝岩髓虫草,瞬间懵圈了。

“贝壳大神,好多的岩髓虫草啊,确定有多少要多少么?我感觉,这玩意儿很多啊,能是什么好东西吗?”

物以稀为贵啊,岩髓虫草成片成片的长了,还珍稀吗?

扯哦!

殷东严重怀疑神秘贝壳看走眼了,也难怪,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嘛!

神秘贝壳传来一道兴奋的意念波动——滚丫的打盹!本大神英明神武,才不会打盹呢,岩髓虫草等于能量提纯剂,很罕见的,也就是这种总是走狗屎运的家伙,会找到这么个藏了无数个纪元的岩髓虫草产地!

“诶,贝壳大神,我听出浓浓的嫉妒之意了啊!”殷东不禁失笑,能让贝壳大神这么兴奋,看样子这个岩髓虫草的产地还真是了不得呢!

神秘贝壳心情大好,很快回复——是啊,本大神是嫉妒了,某个家门口就正对着高等世界入口的家伙,这个运气也是太逆天了,数一数,都走了多少狗屎运了,像这个岩髓早草要达到这么大规模,至少需要数个纪元形成!

殷东不觉得这有什么难的,撇撇嘴说:“我家门口的珊瑚礁峡谷和海蛇窟,不也存在数个纪元了,里面也有不少植物,也就那样吧。还有灰岛秘境里的植物,应该也存在很多个纪元了吧?”

神秘贝壳传来一道意念波动——跟这修炼文盲没法沟通!

殷东哈哈一笑,刚才他其实就是故意嘚瑟一下,让神秘贝壳总是那么拽拽的,哥是修炼常识白痴,哥是没什么见识,可哥运气好啊!

师父啊,还真是亲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