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苏青盯着关幕深,几秒钟之后,才明白他这个努力是什么意思。

一时间,苏青脸刷得红了。

“是。”当着高总的面,苏青只能是温顺的点头。

这时候,苏青抬眼看到关幕深正用一双似笑非笑的眼眸盯着自己。

苏青心里气急了,真是恨不得上前去揪住他的耳朵。

下一刻,苏青便道:“如果关总没有别的吩咐,我出去了。”

关幕深点了下头。

苏青转身走到背对着高总的地方,用眼眸狠狠的剜了关幕深一眼,意思很简单:晚上回家再找算账!

关幕深看到苏青的眼神警告,低首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却是偷笑了一下。

“关总,您……今天不舒服?”这时候,高总看到关幕深挤眉弄眼的,不由得关切的问。

“哦,小恙而已,我们继续。”关幕深赶紧笑道。

苏青坐在了自己的办公桌前,才忍不住低首偷笑。

樱花下白衬衫女孩清新写真

这个关幕深,别看现在众人面前还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可是和她单独在一起的时候就会捉弄她,甚至在人前也会仗着他总裁的身份挑逗她两句,虽然苏青当时不是红脸就是被气得白脸,但是事过之后,她都会忍不住偷笑,这就是所谓的打情骂俏吧?自从她当了总裁秘书之后,这四个字仿佛又有了新的含义。

闲来无事,苏青就给乔丽打了一个电话。

“大秘书,怎么这么闲,有空给我这个孕妇打电话啊?”接到苏青的电话,乔丽自然是非常健谈。

林峰第一天去上班,乔丽就感觉百无聊赖,也许是他这些天时时刻刻陪伴在自己身边的缘故,他一不在,她心里感觉空落落的。

“我想慰问一下孕妇今天寂寞不寂寞。”苏青调侃道。

“看到林峰去上班了?”乔丽问。

“我看到他穿了一身好几年前的衣服来上班,差点认为他是保安。”苏青笑道。

听到这话,乔丽一笑。“哪里有这么帅的保安?”

“幕深都想给林峰特批置装费了,哎,不用看得这么紧吧?”苏青说。

“我就是逗他玩,谁知道他真的穿那身衣服去上班了。”乔丽好笑的道。

“要说林峰也真够宠的,现在简直什么都以马首是瞻。”苏青羡慕的道。

“别说没良心的话啊,说向西,资本家敢往东吗?”乔丽反问道。

闻言,苏青就叹了一口气。“哎,最近他天天催我生三胎,我都要烦死了。”

“生三胎?资本家看来这是要套牢啊。不过什么都是虚的,只有孩子才是自己的,趁着年轻,就生吧,多个孩子就多个资本!不像我,也就只能生这一胎了。”乔丽劝说苏青的同时,双手摸着肚子,一脸惋惜的望着自己的肚子。

听到这话,苏青便皱眉问:“不就比我大一岁吗?生完这胎,还可以接着生啊。”

乔丽并没有将林峰母亲的事情告诉苏青,并不是想隐瞒,而是感觉这也是一项隐私,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她不想林峰和孩子以后被别人议论和嘲笑。

“哦,我再生就真的是大龄产妇了,再说林峰也不想让我那么辛苦,就生一个好了,不像家大业大,多生几个出来可以继承家产的!”乔丽只能打哈哈。

“讨厌,不跟说了,谁让有一个这么疼的老公。”苏青不由得噘嘴。

乔丽赶紧调侃道:“看来最近和资本家要夜夜加班,不如我给买点补身子的东西好好补补?到时候不要体力不支了。”

见乔丽又来调侃她,苏青马上一本正经的道:“我有工作要做,不跟瞎扯了,拜拜!”

说完,苏青便挂断了电话。

乔丽放下电话后,才松了一口气。

苏青可是她肚子里的蛔虫,没有人比她更了解自己了,幸亏今天她够机灵,要不然非得露馅不可。

这时候,乔丽听到门铃响了,陈妈赶紧去开门。

一刻后,陈妈便一溜小跑的从外面进来。

“谁来了?”乔丽有点好奇,毕竟他们夫妻两个在江州没有什么亲戚和朋友可以登堂入室的。

陈妈赶紧道:“是一位老先生,指名要见,阵仗还不小,门口来了两辆豪车,我都叫不上名字来,后面还跟着好几个人!”

听到这话,乔丽眉头一皱。心想:她也不认识这种高大上的老先生啊?是不是找错人了?

下一刻,突然一个念头蹦进了乔丽的脑海里,难道这位阵仗很大的老人是林峰的父亲?上次他们婚宴的时候,他父亲不是派人送来了一套价值几千万首饰。

有了上次林峰的诉说,乔丽当然对这种陈世美没什么好感,而且也不想和他搭上任何关系。

所以,乔丽随后便对陈妈道:“去告诉他,我不认识他,请他走吧。”

“好。”陈妈点了点头,便转身去了。

这时候,乔丽想给林峰打个电话,可是想了想,又不想因为这种事去烦他,毕竟他非常不喜欢自己的父亲,所以还是不要影响他的心情为好。

两分钟后,外面便传来了陈妈的声音。

“们赶快出去,怎么乱闯呢?”

随后,乔丽便听到了一阵嘈杂的脚步声。

乔丽眉头一拧,扶着肚子缓缓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这时候,便有两名穿着黑色西装的年轻男子走了进来,分别站立在两侧,随后,一位穿着灰色西装,手里拄着拐棍,步履缓慢的老者便走了进来。

乔丽看到这位老者应该六十多岁,但是头发都花白了,脸上的皱纹如同沟壑一般,眼眸也没有多少精神,给人的印象就是身体很虚弱。

不过他的脸庞和眉目非常酷似林峰,可以看得出年轻的时候应该也是一个很英俊帅气的男人。

看到这位老者的长相,乔丽便知道他是林峰的父亲。

下一刻,乔丽的眼眸便盯着林峰的父亲道:“我看年纪也不小了,应该明白什么叫擅闯民宅吧?”

对于乔丽的质问,林父却是笑眯眯的道:“我来儿子家,应该不算擅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