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沈怀因为沈清曦和楚烨的事情担忧沈家未来的时候,沈清曦则安稳地坐在微澜居。

“大小姐,让奴婢收拾这些东西做什么?”玉竹看着手上沈清曦列下来的清单,疑惑地问了起来,“这是要给谁准备行李出门吗?”

沈清曦也没有否认玉竹的话,只是朝她笑了笑,“好好去收拾东西就行了,别问那么多的问题。”

微澜居里其实也没有那么多的规矩,平日里沈清曦对几个丫头也都很宽松,只要把自己的分内事做好,其他的事情沈清曦基本不过问。

这也就造成了几个小丫头面对着沈清曦也没有多少害怕,随时都敢来问她几个为什么。

静娘每次看了都说她们没有规矩,几个丫头也不害怕只是吐吐舌头,事后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

玉竹没有再问,拿着单子就去收拾东西了。沈清曦放下手中的笔,起身伸了个懒腰就走到了院子中。

这次去江南会遇到什么事情,又会在那里呆多久,她自己也不知道。

沈清曦这两天平静下来后,又觉得自己没有和老夫人还有定国候商量一下,就私自决定去江南,还是有些不合适的。

“豆蔻,把我房中的那一排瓷瓶都带着。”沈清曦这几日为老夫人准备了一些丸药,想来她不在京城的时候,老夫人的身子也不会出什么事情,“东西带好后随我去一趟止水居。”

虽说去江南很危险,这样的事情沈清曦觉得还是要跟老夫人说一声才是。

“祖母,我来看了。”沈清曦一进屋子就喊了起来,老夫人这刚把沈怀送走准备眯一会,就看到沈清曦笑盈盈地走了进来,“忙完了府中的事情,正好过来给祖母送一些丸药。”

文艺范美女衬衫秀美背堕落系写真

她说话的时候示意豆蔻把瓷瓶放在桌子上,这才坐在了老夫人的面前,“祖母的神情有些疲惫,是身子哪里不舒服吗?”

老夫人见沈清曦眼中带着急切和关心,忍不住欣慰地笑了起来。

她养大的儿子也没有沈清曦这样贴心,这就不能够怪她偏疼这个孙女多一些了。

“祖母没事。”老夫人拉住了沈清曦的手,她和楚烨的事情也算是过了明路,估计要不了多久就要出嫁了,“也别成日里担心祖母的身子,好好地想想自己的事情比什么都好。”

沈清曦见老夫人无事,悬着的心也就放了下来,“祖母没事就好,我在府中有吃有喝的,也没什么要想的。祖母尽管照顾好自己的身子,其他的事情都不用担心。”

她说话的时候,又悄悄地为老夫人把了下脉,感觉她脉象确实很好,这才彻底放下心来。

“对了祖母,我过来是想要和您说件事。”沈清曦面上的神情格外认真,老夫人见了不觉蹙了下眉头,“还希望祖母听后不要生气才好。”

老夫人本就心生疑惑,如今听她这样一说,也就更加疑惑了,“好,那说出来让祖母听听吧。”

沈清曦沉默了片刻才抬头看向老夫人,“祖母,我想随七殿下一起去江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