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午7点。

   距离演习结束只剩下最后一个小时。

   蓝方临时司令部,范天雷、尹爱勇、龙小云三人依旧守在电脑前面,不敢有丝毫放松。

   两块电脑显示屏上,正播放着东线战场、南线战场的实时情况。

   虽然两处战场上红方都按兵不动,应该不会再发动大规模进攻了。

   但演习不到最后一刻,谁也不敢保证会发生什么。

   昨天晚上导演部的内部讨论,演习双方都没有得到消息。

   范天雷也不清楚这场演习其实昨天晚上的时候,就已经有了定论。

   此时的他,依旧是尽忠职守,想要尽可能地做好苏七月临行前交代的事儿。

   作为狼牙特战旅的军事主官,范天雷一向认为自己的心态是很放松的。

   不管是平时还是在战时,好像自己就没有紧张过。

   然而这次演习开始之后,尤其是亲眼目睹了己方总指挥苏七月的一系列指挥之后,范天雷心里就不禁暗暗打鼓。

   五官精致漂亮mm拿棒球耍酷图片

   在总指挥的率领之下,自家蓝方确实在战场上是高奏凯歌,一路横推。

   但是另一方面,范天雷也不免会有以人度己的想法。

   如果换成是自己和苏七月打擂台、搞对抗的话,面对这个年轻人智计百出的战术手段,自己和狼牙特战旅能够战而胜之吗?

   这个答案,几乎是不言而喻。

   甚至范天雷只兴起了这个念头,就赶紧将它掐灭了。

   开玩笑,真要是和W旅正面对抗的话,别说狼牙特战旅了,再加上一支军区主力装甲师、旅,怕是都未必能打得过。

   一对一的话,狼牙特战旅更是毫无胜算。

   采用搏命战术,对苏七月采用“斩首行动”?

   这个确实有一定的机会实现。

   前提是要先定位到苏七月的司令部所在地。

   可是,苏七月这个机灵的家伙,会这么容易让自己和老尹定位到?

   还有龙小云,这个自己曾经的部下,现在已经成长得都快不认识了。

   光是看她昨天一天的指挥作战,就让人叹为观止。

   玩捉迷藏的游戏,当年还在狼牙的时候,她就比谁都擅长。

   现在受到苏七月一年多的悉心指点,水平更是直线上升。

   别说这两位了,光是战狼中队电子对抗小队的队长谢颖,估计都能将自家狼牙特战旅的信息中队毙得满地找牙。

   想要对W旅实施“斩首攻略”,谈何容易?

   就算自己和狼牙这边侥幸成功了,斩首了苏七月。

   可W旅就没人了吗?他们明显还有其他指战员啊!

   副旅长赵海、参谋长李瑞峰,他们几个在这次演习中,都表现出了过硬的指挥作战能力。

   退一万步说,就算自己和狼牙特战旅人品爆发,将W旅的这些军事主官一举拿下,可人家还有龙小云呢。

   以龙小云现在的水准,让她放手全面指挥W旅绝对没有问题。

   对身边人不经意间地影响、提升,这才是苏七月最让人惊叹的地方。

   对这个年轻了自己近二十岁的同僚,范天雷是彻底服气了。

   范天雷这边暗暗感慨的时候,尹爱勇则更多地关注战场上的局势。

   昨天DA师辛苦了一天,始终没能找到己方可以加以利用的弱点。

   这在尹爱勇看来,甚至有些不可思议。

   一支部队,竟然在一场战事中将自己弱点完全隐藏起来,让敌人无从下手。

   这已经不是战术的问题了,而是战略部署上的强大能力。

   苏七月通过各种技术手段、信息反馈,使得W旅整合成了一个牢不可破的整体。

   面对这样一个整体,就连DA师这样的强大部队,都没什么好的办法。

   当然了,尹爱勇自己也推算过。

   如果DA师真的下狠心攻出来的话,己方还是要有不少损失的。

   问题是,DA师那边的损失只会更大。

   一旦己方的后续增援快于对方赶到,那DA师很可能覆灭在这处战场。

   战争毕竟不是赌气,DA师眼下继续僵持选择,从战略上来说没有任何问题。

   相比东线的强敌DA师,南线的敌人T师对蓝方的威胁就显得小了许多。

   昨天四个特战中队的同时发难,虽然歼灭敌人的有生力量并不多,但是对红方造成的心理压力是巨大的。

   加上己方之前的“黑夜行动”形成压迫感,使得红方昨天整整一夜都提心吊胆,不敢有丝毫放松。

   至于说今天白天最后时刻反攻出来,那就更不可能了。

   对于这一点,范天雷、尹爱勇都看得很清楚。

   “7点59分,时间差不多了。”

   看了看表,尹爱勇提醒了一句道。

   范天雷唔了一声,点头道:“嗯,导演部那边的停战指令也该下达了吧?”

   这位范旅长话音刚落,帐篷外就响起了代表了停战的号角声。

   听到这个声音,范天雷总算是长出了一口气。

   抬头看向尹爱勇,发现这位搭档表情也顿时放松下来。

   再看看龙小云,这丫头脸上是什么表情?

   怎么看上去有些意犹未尽的意思?

   范天雷正疑惑的时候,龙小云也终于放下了矜持。

   她的目光从电脑显示屏上离开,转向了两位老首长。

   “范旅长、尹政委,演习结束了!”

   “是啊,小云同志,都结束了。”尹爱勇连连点头道。

   范天雷眨巴眨巴眼睛,斜睨着龙小云道:“小云,我发现你这丫头跟了苏七月之后,和咱们特战旅生分了不少啊?”

   “这搁以前,你都是直接称呼旅长、政委的吧?”

   听了老旅长的话,龙小云就莞尔笑道:“老旅长,您多心了。咱们战狼中队是从狼牙分出来的。在特战旅聆听的教诲,我们可是一刻不敢忘……”

   龙小云这么一说,范天雷总算是释然了不少。

   摩挲着下巴,这位眼珠子一转,就想到了什么。

   “我说小云啊,这次演习我发现你们电子对抗小队队长谢颖挺不错啊。”

   “包括‘超级雷达干扰方案’在内,她的几次指挥都相当到位,水平也很高……”

   说这番话的时候,范天雷不忘对身边的尹爱勇使了个眼色。

   他这小动作被龙小云看在眼里,哪能不知道这位老领导要干啥?

   会过意的尹爱勇这时候也适时地开声道:“是啊,小云。就像你刚刚说的,战狼中队和狼牙特战旅是一家人嘛,这家人之间互相帮助也是应该的。”

   “咱们狼牙的信息中队长聂振江,一直缺一个得力副手,我看谢颖同志就非常适合!”

   尹爱勇话音刚落,范天雷就唔了一声应和道:“对对对!小云啊,你这老部队的短板就是信息战、电子战,振江当年比起你来就稍逊一筹。”

   “现在你得了七月老弟的指点之后,他就更不是对手了。”

   “我们也不要求你调回来,就想让你帮个忙,把谢颖同志借咱们用一段时间,帮咱们的信息中队提高一下这方面的水平……”

   听着范旅长言之凿凿的话语,龙小云就有些好笑。

   她心说:老领导这借走了谢颖,肯定是“刘备借荆州,有借无还了”。

   自家战狼中队这边,虽然这一年多时间培养出了不少好苗子,但是能赶上谢颖水平的还一个没有。

   不过这个调动对谢颖来说,却未尝不是一个机会。

   别的不说,至少她这个副营级肯定是稳了。

   事情从两方面来说各有利弊,还是得看苏旅长的意思。

   当下龙小云也不墨迹,直接开声道:“老旅长、政委,这事儿恐怕还得苏旅长决定,我个人只能提供一些自己的看法……”

   听了龙小云的回应,范天雷、尹爱勇对视一眼,都是喜出望外。

   龙小云没有表示反对,基本上就是默认了自己二人的提议。

   她是W旅的副参谋长、战狼中队长,又是苏七月的爱将,是能当一半家的。

   有了她这个态度,下面和苏七月说就容易多了。

   思忖至此,范天雷、尹爱勇脸上的喜悦已经掩饰不住了。

   二人正心痒痒的时候,桌上的通讯突然响了起来。

   范天雷拿起来一听,脸色顿时严肃起来。

   “是,何副部长,我们这就赶过来!”

   结束了通讯之后,范天雷转头看向尹爱勇、龙小云二人。

   “何副部长的电话,让咱们这就搭乘直升飞机回的导演部。老尹,小云同志,事不宜迟,咱们这就走吧。”

   尹爱勇和龙小云对视一眼,同时应和下来。

   ……

   当范天雷、尹爱勇、龙小云三人来到导演部会议室的时候,里面已经坐得满满当当。

   仔细一看,DA师的龙凯峰、陆云鹤、林晓燕、吴义文四位;T师王兴权、宁中凯等五位;包括B军区C集团军特战大队的大队长顾志飞,政委朱浩然都在。

   而三人最关心的苏七月,赫然和杜总长、秦部长等大佬一起,坐在了正对大家的第一排。

   当然了,这位蓝方总指挥只是坐在了第一排最右边,敬陪末座而已。

   可即便如此,也已经非常了不起了。

   看到旅长正襟危坐、淡然处之的样子,龙小云的眉梢就微微上扬。

   范天雷三人被一名干事引到自己的座位坐下之后,很快进入了开会状态。

   “好,人都到齐了,那咱们这就开始吧。”

   杜仲平目光平和地看了看下首的五排领导干部,一字一句地说道。

   “可能大家会有疑惑,明明演习刚刚结束,更方面数据统计都还没有出炉,怎么这么快就开始复盘了?”

   杜总长的这个问题说出来之后,参演双方的干部们,心中都暗暗附和了一句。

   “这个问题,其实不难解答。”

   杜仲平淡淡说道,“我首先问一问大家,知不知道咱们总部作战部为什么要搞这场跨军区联合演习?”

   目光扫向龙凯峰,杜仲平伸手一指道:“龙师长,你来说说。”

   龙凯峰应了一声,笔直地站起身道:“总部作战部搞这样一个演习的目的,是想看到我军在数字化作战的态势下,能展现出什么样的作战水准,以及能打出什么样的表现来!”

   “嗯,说得不错!”

   杜仲平微微颔首,接着道,“看来,龙师长对这个问题认识还是很深刻的。”

   “那么我要再问你一句了。”杜仲平目光灼灼地看向龙凯峰,“这场演习,你们双方表现出了我们想要看的东西没?”

   龙凯峰沉默片刻,目光不经意地瞥了一眼第一排端坐的苏七月。

   “我想~此战我们双方应该展现出了我军应对新时代战争的一部分能力。只是,这个展现还不够充分。尤其是我们DA师,表现更可以说是差强人意,是不合格的……”

   虽然演习最终的结果是不分胜负,但是此刻蓝方总指挥苏七月被安排坐到了第一排,想也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

   龙凯峰本来对自家DA师这一战的表现就很是不满,颇有些自责。

   此时杜总长问起来,他自然要先做个自我批评。

   听着龙凯峰的言语,机步旅的旅长周明凯面色就有些不自然。

   这一场演习,严格意义上来说,只有自家机步旅是输家。

   红方的其他几支部队,如DA师、T师,即便没能占到上风,但是主力也都保存完整。

   至于特战大队,那是和T师共同守御一方的,不好单独列出来算。

   这样整体看来,唯一一个大败亏输的,只有自家机步旅。

   当然了,在导演部待了一天半,亲眼看到了蓝方是如何作战之后,周明凯也是输得心服口服。

   但是演习战败的锅,自己和机步旅肯定是要背上了。

   龙凯峰的解答完了之后,杜仲平很快做出了点评。

   “龙师长能这么想,我很欣慰啊!其实要我说,这场演习在昨天的战事打完之后,就已经结束了。”

   “蓝方人员面对数倍于自己的兵力,多处战线需要分兵守护的不利局势,能够和你们红方打成平手,并在局部战场上还占据到了优势,就已经是彻头彻尾的胜利了。”

   听着杜总长的这番评价,T师那边几位军政主官脸上就有些热。

   昨天的战事解释之后,王兴权、宁中凯他们几个也认真反思过,确实低估了蓝方乱战的决心。

   再加上师里的几支部队,应付特种作战的经验都不够丰富,被对方打了个措手不及。

   假如可以重来一次的话,王兴权相信自己和T师一定能应对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