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一个让几乎他心跳都骤然停滞的猜测。

“的意思是……”看着时暝眸底那片诡谲冷冽的金芒,季亦承呼吸一紧,垂落在腿侧的手掌早就已经用力攥紧了,

“Ten其实早就认出倾宝儿就是小七了!!”

时暝也跟着心脏蹦了蹦,妈的,竟然也莫名激动了一把,见季亦承一脸被自己猜测给惊呆的表情,突然又好了心情,勾着嘴角揶揄道,

“那不然还有更好的解释?”

……

“……”季亦承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胸口的心跳就像紧锣密鼓似的,好半晌才缓过劲儿来,这时候也顾不上时暝语气里的戏谑讥诮了。

“之前在意大利的时候那是我第一次发病,差点儿把倾宝儿丢下窗户,然后被玄非他们锁在实验室里,那是Ten第一次见倾宝儿,该不会那时候Ten就……”季亦承没说完。

“问我?”时暝翻白眼,语气凉凉,“我怎么知道,得去问Ten。”

季亦承又想骂人了,他也想问Ten啊!关键是现在Ten不出来了啊!

“@%**……”某季大Boss一连串国际语言飙骂。

浴室漂亮妹子丸子头清新可爱

时暝在旁边环着胸,殷红的嘴角似笑非笑的挽着,一脸好整以暇。

……

又过了两分钟,季大Boss才冷静下来,看着天空飘落的雪絮,空气有些沉默。

“如果Ten真的早就认出了小倾……”时暝倏然出声,眼睑下掠过一抹黯淡,“季亦承,那我便承认,我输给了。”

他没有一眼认出倾歌就是小七,反而还做了那么多伤害她的事情……

季亦承微微眯眼,转眸看过来,目光深邃,倏一勾唇,嘴角掀起一抹邪魅至极的笑,

“这是认输了?”

听出季亦承语气里的显摆嘚瑟,时暝眼角狠狠一扯,“我是说如果!现在还只是猜测而已,都没确定Ten是不是真的一早就认出小倾了!别得意的太早!”

季亦承相当惬意的笑了,“自己都说了,并没有其他更好的解释了。”

时暝,“……”

什么叫扎自己心窝子?这就是!“xiu—”一支小箭直戳戳的刺中的心口,那叫一个疼……

→_→

……

时暝突然伸手拿起白桌上的那瓶白兰地,顾自倒了一杯,仰头一饮而尽。

辛辣的液体沿着缓缓下流,感觉到身体一股烧灼,似是要刺激着什么,又喟抚着什么。

他又继续倒酒。

季亦承屈着食指,敲了敲高脚杯的杯壁。

时暝冷眼一扫,“要喝自己倒。”

季亦承鄙视,真小气,拿过酒瓶也给自己倒了一杯,抿唇喝了一口。

看着眼前纷纷扬扬的白色雪絮,时暝眯了眯眼,又抿了口酒,缓缓道,

“季亦承,我真的很羡慕。”

他修长的手指一点一点收紧,在透明的杯壁上留下几道清楚的指纹。

……

季亦承也看着这片雪夜,唇角那抹邪魅的笑意敛起来了,目光深邃,说得认真,

“嗯,其实我也很羡慕我自己。” 【 .】,精彩免费!

一个让几乎他心跳都骤然停滞的猜测。

“的意思是……”看着时暝眸底那片诡谲冷冽的金芒,季亦承呼吸一紧,垂落在腿侧的手掌早就已经用力攥紧了,

“Ten其实早就认出倾宝儿就是小七了!!”

时暝也跟着心脏蹦了蹦,妈的,竟然也莫名激动了一把,见季亦承一脸被自己猜测给惊呆的表情,突然又好了心情,勾着嘴角揶揄道,

“那不然还有更好的解释?”

……

“……”季亦承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胸口的心跳就像紧锣密鼓似的,好半晌才缓过劲儿来,这时候也顾不上时暝语气里的戏谑讥诮了。

“之前在意大利的时候那是我第一次发病,差点儿把倾宝儿丢下窗户,然后被玄非他们锁在实验室里,那是Ten第一次见倾宝儿,该不会那时候Ten就……”季亦承没说完。

“问我?”时暝翻白眼,语气凉凉,“我怎么知道,得去问Ten。”

季亦承又想骂人了,他也想问Ten啊!关键是现在Ten不出来了啊!

“@%**……”某季大Boss一连串国际语言飙骂。

时暝在旁边环着胸,殷红的嘴角似笑非笑的挽着,一脸好整以暇。

……

又过了两分钟,季大Boss才冷静下来,看着天空飘落的雪絮,空气有些沉默。

“如果Ten真的早就认出了小倾……”时暝倏然出声,眼睑下掠过一抹黯淡,“季亦承,那我便承认,我输给了。”

他没有一眼认出倾歌就是小七,反而还做了那么多伤害她的事情……

季亦承微微眯眼,转眸看过来,目光深邃,倏一勾唇,嘴角掀起一抹邪魅至极的笑,

“这是认输了?”

听出季亦承语气里的显摆嘚瑟,时暝眼角狠狠一扯,“我是说如果!现在还只是猜测而已,都没确定Ten是不是真的一早就认出小倾了!别得意的太早!”

季亦承相当惬意的笑了,“自己都说了,并没有其他更好的解释了。”

时暝,“……”

什么叫扎自己心窝子?这就是!“xiu—”一支小箭直戳戳的刺中的心口,那叫一个疼……

→_→

……

时暝突然伸手拿起白桌上的那瓶白兰地,顾自倒了一杯,仰头一饮而尽。

辛辣的液体沿着缓缓下流,感觉到身体一股烧灼,似是要刺激着什么,又喟抚着什么。

他又继续倒酒。

季亦承屈着食指,敲了敲高脚杯的杯壁。

时暝冷眼一扫,“要喝自己倒。”

季亦承鄙视,真小气,拿过酒瓶也给自己倒了一杯,抿唇喝了一口。

看着眼前纷纷扬扬的白色雪絮,时暝眯了眯眼,又抿了口酒,缓缓道,

“季亦承,我真的很羡慕。”

他修长的手指一点一点收紧,在透明的杯壁上留下几道清楚的指纹。

……

季亦承也看着这片雪夜,唇角那抹邪魅的笑意敛起来了,目光深邃,说得认真,

“嗯,其实我也很羡慕我自己。”

【 .】,精彩免费!

一个让几乎他心跳都骤然停滞的猜测。

“的意思是……”看着时暝眸底那片诡谲冷冽的金芒,季亦承呼吸一紧,垂落在腿侧的手掌早就已经用力攥紧了,

“Ten其实早就认出倾宝儿就是小七了!!”

时暝也跟着心脏蹦了蹦,妈的,竟然也莫名激动了一把,见季亦承一脸被自己猜测给惊呆的表情,突然又好了心情,勾着嘴角揶揄道,

“那不然还有更好的解释?”

……

“……”季亦承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胸口的心跳就像紧锣密鼓似的,好半晌才缓过劲儿来,这时候也顾不上时暝语气里的戏谑讥诮了。

“之前在意大利的时候那是我第一次发病,差点儿把倾宝儿丢下窗户,然后被玄非他们锁在实验室里,那是Ten第一次见倾宝儿,该不会那时候Ten就……”季亦承没说完。

“问我?”时暝翻白眼,语气凉凉,“我怎么知道,得去问Ten。”

季亦承又想骂人了,他也想问Ten啊!关键是现在Ten不出来了啊!

“@%**……”某季大Boss一连串国际语言飙骂。

时暝在旁边环着胸,殷红的嘴角似笑非笑的挽着,一脸好整以暇。

……

又过了两分钟,季大Boss才冷静下来,看着天空飘落的雪絮,空气有些沉默。

“如果Ten真的早就认出了小倾……”时暝倏然出声,眼睑下掠过一抹黯淡,“季亦承,那我便承认,我输给了。”

他没有一眼认出倾歌就是小七,反而还做了那么多伤害她的事情……

季亦承微微眯眼,转眸看过来,目光深邃,倏一勾唇,嘴角掀起一抹邪魅至极的笑,

“这是认输了?”

听出季亦承语气里的显摆嘚瑟,时暝眼角狠狠一扯,“我是说如果!现在还只是猜测而已,都没确定Ten是不是真的一早就认出小倾了!别得意的太早!”

季亦承相当惬意的笑了,“自己都说了,并没有其他更好的解释了。”

时暝,“……”

什么叫扎自己心窝子?这就是!“xiu—”一支小箭直戳戳的刺中的心口,那叫一个疼……

→_→

……

时暝突然伸手拿起白桌上的那瓶白兰地,顾自倒了一杯,仰头一饮而尽。

辛辣的液体沿着缓缓下流,感觉到身体一股烧灼,似是要刺激着什么,又喟抚着什么。

他又继续倒酒。

季亦承屈着食指,敲了敲高脚杯的杯壁。

时暝冷眼一扫,“要喝自己倒。”

季亦承鄙视,真小气,拿过酒瓶也给自己倒了一杯,抿唇喝了一口。

看着眼前纷纷扬扬的白色雪絮,时暝眯了眯眼,又抿了口酒,缓缓道,

“季亦承,我真的很羡慕。”

他修长的手指一点一点收紧,在透明的杯壁上留下几道清楚的指纹。

……

季亦承也看着这片雪夜,唇角那抹邪魅的笑意敛起来了,目光深邃,说得认真,

“嗯,其实我也很羡慕我自己。”

【 .】,精彩免费!

一个让几乎他心跳都骤然停滞的猜测。

“的意思是……”看着时暝眸底那片诡谲冷冽的金芒,季亦承呼吸一紧,垂落在腿侧的手掌早就已经用力攥紧了,

“Ten其实早就认出倾宝儿就是小七了!!”

时暝也跟着心脏蹦了蹦,妈的,竟然也莫名激动了一把,见季亦承一脸被自己猜测给惊呆的表情,突然又好了心情,勾着嘴角揶揄道,

“那不然还有更好的解释?”

……

“……”季亦承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胸口的心跳就像紧锣密鼓似的,好半晌才缓过劲儿来,这时候也顾不上时暝语气里的戏谑讥诮了。

“之前在意大利的时候那是我第一次发病,差点儿把倾宝儿丢下窗户,然后被玄非他们锁在实验室里,那是Ten第一次见倾宝儿,该不会那时候Ten就……”季亦承没说完。

“问我?”时暝翻白眼,语气凉凉,“我怎么知道,得去问Ten。”

季亦承又想骂人了,他也想问Ten啊!关键是现在Ten不出来了啊!

“@%**……”某季大Boss一连串国际语言飙骂。

时暝在旁边环着胸,殷红的嘴角似笑非笑的挽着,一脸好整以暇。

……

又过了两分钟,季大Boss才冷静下来,看着天空飘落的雪絮,空气有些沉默。

“如果Ten真的早就认出了小倾……”时暝倏然出声,眼睑下掠过一抹黯淡,“季亦承,那我便承认,我输给了。”

他没有一眼认出倾歌就是小七,反而还做了那么多伤害她的事情……

季亦承微微眯眼,转眸看过来,目光深邃,倏一勾唇,嘴角掀起一抹邪魅至极的笑,

“这是认输了?”

听出季亦承语气里的显摆嘚瑟,时暝眼角狠狠一扯,“我是说如果!现在还只是猜测而已,都没确定Ten是不是真的一早就认出小倾了!别得意的太早!”

季亦承相当惬意的笑了,“自己都说了,并没有其他更好的解释了。”

时暝,“……”

什么叫扎自己心窝子?这就是!“xiu—”一支小箭直戳戳的刺中的心口,那叫一个疼……

→_→

……

时暝突然伸手拿起白桌上的那瓶白兰地,顾自倒了一杯,仰头一饮而尽。

辛辣的液体沿着缓缓下流,感觉到身体一股烧灼,似是要刺激着什么,又喟抚着什么。

他又继续倒酒。

季亦承屈着食指,敲了敲高脚杯的杯壁。

时暝冷眼一扫,“要喝自己倒。”

季亦承鄙视,真小气,拿过酒瓶也给自己倒了一杯,抿唇喝了一口。

看着眼前纷纷扬扬的白色雪絮,时暝眯了眯眼,又抿了口酒,缓缓道,

“季亦承,我真的很羡慕。”

他修长的手指一点一点收紧,在透明的杯壁上留下几道清楚的指纹。

……

季亦承也看着这片雪夜,唇角那抹邪魅的笑意敛起来了,目光深邃,说得认真,

“嗯,其实我也很羡慕我自己。”

【 .】,精彩免费!

一个让几乎他心跳都骤然停滞的猜测。

“的意思是……”看着时暝眸底那片诡谲冷冽的金芒,季亦承呼吸一紧,垂落在腿侧的手掌早就已经用力攥紧了,

“Ten其实早就认出倾宝儿就是小七了!!”

时暝也跟着心脏蹦了蹦,妈的,竟然也莫名激动了一把,见季亦承一脸被自己猜测给惊呆的表情,突然又好了心情,勾着嘴角揶揄道,

“那不然还有更好的解释?”

……

“……”季亦承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胸口的心跳就像紧锣密鼓似的,好半晌才缓过劲儿来,这时候也顾不上时暝语气里的戏谑讥诮了。

“之前在意大利的时候那是我第一次发病,差点儿把倾宝儿丢下窗户,然后被玄非他们锁在实验室里,那是Ten第一次见倾宝儿,该不会那时候Ten就……”季亦承没说完。

“问我?”时暝翻白眼,语气凉凉,“我怎么知道,得去问Ten。”

季亦承又想骂人了,他也想问Ten啊!关键是现在Ten不出来了啊!

“@%**……”某季大Boss一连串国际语言飙骂。

时暝在旁边环着胸,殷红的嘴角似笑非笑的挽着,一脸好整以暇。

……

又过了两分钟,季大Boss才冷静下来,看着天空飘落的雪絮,空气有些沉默。

“如果Ten真的早就认出了小倾……”时暝倏然出声,眼睑下掠过一抹黯淡,“季亦承,那我便承认,我输给了。”

他没有一眼认出倾歌就是小七,反而还做了那么多伤害她的事情……

季亦承微微眯眼,转眸看过来,目光深邃,倏一勾唇,嘴角掀起一抹邪魅至极的笑,

“这是认输了?”

听出季亦承语气里的显摆嘚瑟,时暝眼角狠狠一扯,“我是说如果!现在还只是猜测而已,都没确定Ten是不是真的一早就认出小倾了!别得意的太早!”

季亦承相当惬意的笑了,“自己都说了,并没有其他更好的解释了。”

时暝,“……”

什么叫扎自己心窝子?这就是!“xiu—”一支小箭直戳戳的刺中的心口,那叫一个疼……

→_→

……

时暝突然伸手拿起白桌上的那瓶白兰地,顾自倒了一杯,仰头一饮而尽。

辛辣的液体沿着缓缓下流,感觉到身体一股烧灼,似是要刺激着什么,又喟抚着什么。

他又继续倒酒。

季亦承屈着食指,敲了敲高脚杯的杯壁。

时暝冷眼一扫,“要喝自己倒。”

季亦承鄙视,真小气,拿过酒瓶也给自己倒了一杯,抿唇喝了一口。

看着眼前纷纷扬扬的白色雪絮,时暝眯了眯眼,又抿了口酒,缓缓道,

“季亦承,我真的很羡慕。”

他修长的手指一点一点收紧,在透明的杯壁上留下几道清楚的指纹。

……

季亦承也看着这片雪夜,唇角那抹邪魅的笑意敛起来了,目光深邃,说得认真,

“嗯,其实我也很羡慕我自己。”

【 .】,精彩免费!

一个让几乎他心跳都骤然停滞的猜测。

“的意思是……”看着时暝眸底那片诡谲冷冽的金芒,季亦承呼吸一紧,垂落在腿侧的手掌早就已经用力攥紧了,

“Ten其实早就认出倾宝儿就是小七了!!”

时暝也跟着心脏蹦了蹦,妈的,竟然也莫名激动了一把,见季亦承一脸被自己猜测给惊呆的表情,突然又好了心情,勾着嘴角揶揄道,

“那不然还有更好的解释?”

……

“……”季亦承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胸口的心跳就像紧锣密鼓似的,好半晌才缓过劲儿来,这时候也顾不上时暝语气里的戏谑讥诮了。

“之前在意大利的时候那是我第一次发病,差点儿把倾宝儿丢下窗户,然后被玄非他们锁在实验室里,那是Ten第一次见倾宝儿,该不会那时候Ten就……”季亦承没说完。

“问我?”时暝翻白眼,语气凉凉,“我怎么知道,得去问Ten。”

季亦承又想骂人了,他也想问Ten啊!关键是现在Ten不出来了啊!

“@%**……”某季大Boss一连串国际语言飙骂。

时暝在旁边环着胸,殷红的嘴角似笑非笑的挽着,一脸好整以暇。

……

又过了两分钟,季大Boss才冷静下来,看着天空飘落的雪絮,空气有些沉默。

“如果Ten真的早就认出了小倾……”时暝倏然出声,眼睑下掠过一抹黯淡,“季亦承,那我便承认,我输给了。”

他没有一眼认出倾歌就是小七,反而还做了那么多伤害她的事情……

季亦承微微眯眼,转眸看过来,目光深邃,倏一勾唇,嘴角掀起一抹邪魅至极的笑,

“这是认输了?”

听出季亦承语气里的显摆嘚瑟,时暝眼角狠狠一扯,“我是说如果!现在还只是猜测而已,都没确定Ten是不是真的一早就认出小倾了!别得意的太早!”

季亦承相当惬意的笑了,“自己都说了,并没有其他更好的解释了。”

时暝,“……”

什么叫扎自己心窝子?这就是!“xiu—”一支小箭直戳戳的刺中的心口,那叫一个疼……

→_→

……

时暝突然伸手拿起白桌上的那瓶白兰地,顾自倒了一杯,仰头一饮而尽。

辛辣的液体沿着缓缓下流,感觉到身体一股烧灼,似是要刺激着什么,又喟抚着什么。

他又继续倒酒。

季亦承屈着食指,敲了敲高脚杯的杯壁。

时暝冷眼一扫,“要喝自己倒。”

季亦承鄙视,真小气,拿过酒瓶也给自己倒了一杯,抿唇喝了一口。

看着眼前纷纷扬扬的白色雪絮,时暝眯了眯眼,又抿了口酒,缓缓道,

“季亦承,我真的很羡慕。”

他修长的手指一点一点收紧,在透明的杯壁上留下几道清楚的指纹。

……

季亦承也看着这片雪夜,唇角那抹邪魅的笑意敛起来了,目光深邃,说得认真,

“嗯,其实我也很羡慕我自己。”

【 .】,精彩免费!

一个让几乎他心跳都骤然停滞的猜测。

“的意思是……”看着时暝眸底那片诡谲冷冽的金芒,季亦承呼吸一紧,垂落在腿侧的手掌早就已经用力攥紧了,

“Ten其实早就认出倾宝儿就是小七了!!”

时暝也跟着心脏蹦了蹦,妈的,竟然也莫名激动了一把,见季亦承一脸被自己猜测给惊呆的表情,突然又好了心情,勾着嘴角揶揄道,

“那不然还有更好的解释?”

……

“……”季亦承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胸口的心跳就像紧锣密鼓似的,好半晌才缓过劲儿来,这时候也顾不上时暝语气里的戏谑讥诮了。

“之前在意大利的时候那是我第一次发病,差点儿把倾宝儿丢下窗户,然后被玄非他们锁在实验室里,那是Ten第一次见倾宝儿,该不会那时候Ten就……”季亦承没说完。

“问我?”时暝翻白眼,语气凉凉,“我怎么知道,得去问Ten。”

季亦承又想骂人了,他也想问Ten啊!关键是现在Ten不出来了啊!

“@%**……”某季大Boss一连串国际语言飙骂。

时暝在旁边环着胸,殷红的嘴角似笑非笑的挽着,一脸好整以暇。

……

又过了两分钟,季大Boss才冷静下来,看着天空飘落的雪絮,空气有些沉默。

“如果Ten真的早就认出了小倾……”时暝倏然出声,眼睑下掠过一抹黯淡,“季亦承,那我便承认,我输给了。”

他没有一眼认出倾歌就是小七,反而还做了那么多伤害她的事情……

季亦承微微眯眼,转眸看过来,目光深邃,倏一勾唇,嘴角掀起一抹邪魅至极的笑,

“这是认输了?”

听出季亦承语气里的显摆嘚瑟,时暝眼角狠狠一扯,“我是说如果!现在还只是猜测而已,都没确定Ten是不是真的一早就认出小倾了!别得意的太早!”

季亦承相当惬意的笑了,“自己都说了,并没有其他更好的解释了。”

时暝,“……”

什么叫扎自己心窝子?这就是!“xiu—”一支小箭直戳戳的刺中的心口,那叫一个疼……

→_→

……

时暝突然伸手拿起白桌上的那瓶白兰地,顾自倒了一杯,仰头一饮而尽。

辛辣的液体沿着缓缓下流,感觉到身体一股烧灼,似是要刺激着什么,又喟抚着什么。

他又继续倒酒。

季亦承屈着食指,敲了敲高脚杯的杯壁。

时暝冷眼一扫,“要喝自己倒。”

季亦承鄙视,真小气,拿过酒瓶也给自己倒了一杯,抿唇喝了一口。

看着眼前纷纷扬扬的白色雪絮,时暝眯了眯眼,又抿了口酒,缓缓道,

“季亦承,我真的很羡慕。”

他修长的手指一点一点收紧,在透明的杯壁上留下几道清楚的指纹。

……

季亦承也看着这片雪夜,唇角那抹邪魅的笑意敛起来了,目光深邃,说得认真,

“嗯,其实我也很羡慕我自己。”

【 .】,精彩免费!

一个让几乎他心跳都骤然停滞的猜测。

“的意思是……”看着时暝眸底那片诡谲冷冽的金芒,季亦承呼吸一紧,垂落在腿侧的手掌早就已经用力攥紧了,

“Ten其实早就认出倾宝儿就是小七了!!”

时暝也跟着心脏蹦了蹦,妈的,竟然也莫名激动了一把,见季亦承一脸被自己猜测给惊呆的表情,突然又好了心情,勾着嘴角揶揄道,

“那不然还有更好的解释?”

……

“……”季亦承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胸口的心跳就像紧锣密鼓似的,好半晌才缓过劲儿来,这时候也顾不上时暝语气里的戏谑讥诮了。

“之前在意大利的时候那是我第一次发病,差点儿把倾宝儿丢下窗户,然后被玄非他们锁在实验室里,那是Ten第一次见倾宝儿,该不会那时候Ten就……”季亦承没说完。

“问我?”时暝翻白眼,语气凉凉,“我怎么知道,得去问Ten。”

季亦承又想骂人了,他也想问Ten啊!关键是现在Ten不出来了啊!

“@%**……”某季大Boss一连串国际语言飙骂。

时暝在旁边环着胸,殷红的嘴角似笑非笑的挽着,一脸好整以暇。

……

又过了两分钟,季大Boss才冷静下来,看着天空飘落的雪絮,空气有些沉默。

“如果Ten真的早就认出了小倾……”时暝倏然出声,眼睑下掠过一抹黯淡,“季亦承,那我便承认,我输给了。”

他没有一眼认出倾歌就是小七,反而还做了那么多伤害她的事情……

季亦承微微眯眼,转眸看过来,目光深邃,倏一勾唇,嘴角掀起一抹邪魅至极的笑,

“这是认输了?”

听出季亦承语气里的显摆嘚瑟,时暝眼角狠狠一扯,“我是说如果!现在还只是猜测而已,都没确定Ten是不是真的一早就认出小倾了!别得意的太早!”

季亦承相当惬意的笑了,“自己都说了,并没有其他更好的解释了。”

时暝,“……”

什么叫扎自己心窝子?这就是!“xiu—”一支小箭直戳戳的刺中的心口,那叫一个疼……

→_→

……

时暝突然伸手拿起白桌上的那瓶白兰地,顾自倒了一杯,仰头一饮而尽。

辛辣的液体沿着缓缓下流,感觉到身体一股烧灼,似是要刺激着什么,又喟抚着什么。

他又继续倒酒。

季亦承屈着食指,敲了敲高脚杯的杯壁。

时暝冷眼一扫,“要喝自己倒。”

季亦承鄙视,真小气,拿过酒瓶也给自己倒了一杯,抿唇喝了一口。

看着眼前纷纷扬扬的白色雪絮,时暝眯了眯眼,又抿了口酒,缓缓道,

“季亦承,我真的很羡慕。”

他修长的手指一点一点收紧,在透明的杯壁上留下几道清楚的指纹。

……

季亦承也看着这片雪夜,唇角那抹邪魅的笑意敛起来了,目光深邃,说得认真,

“嗯,其实我也很羡慕我自己。”

【 .】,精彩免费!

一个让几乎他心跳都骤然停滞的猜测。

“的意思是……”看着时暝眸底那片诡谲冷冽的金芒,季亦承呼吸一紧,垂落在腿侧的手掌早就已经用力攥紧了,

“Ten其实早就认出倾宝儿就是小七了!!”

时暝也跟着心脏蹦了蹦,妈的,竟然也莫名激动了一把,见季亦承一脸被自己猜测给惊呆的表情,突然又好了心情,勾着嘴角揶揄道,

“那不然还有更好的解释?”

……

“……”季亦承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胸口的心跳就像紧锣密鼓似的,好半晌才缓过劲儿来,这时候也顾不上时暝语气里的戏谑讥诮了。

“之前在意大利的时候那是我第一次发病,差点儿把倾宝儿丢下窗户,然后被玄非他们锁在实验室里,那是Ten第一次见倾宝儿,该不会那时候Ten就……”季亦承没说完。

“问我?”时暝翻白眼,语气凉凉,“我怎么知道,得去问Ten。”

季亦承又想骂人了,他也想问Ten啊!关键是现在Ten不出来了啊!

“@%**……”某季大Boss一连串国际语言飙骂。

时暝在旁边环着胸,殷红的嘴角似笑非笑的挽着,一脸好整以暇。

……

又过了两分钟,季大Boss才冷静下来,看着天空飘落的雪絮,空气有些沉默。

“如果Ten真的早就认出了小倾……”时暝倏然出声,眼睑下掠过一抹黯淡,“季亦承,那我便承认,我输给了。”

他没有一眼认出倾歌就是小七,反而还做了那么多伤害她的事情……

季亦承微微眯眼,转眸看过来,目光深邃,倏一勾唇,嘴角掀起一抹邪魅至极的笑,

“这是认输了?”

听出季亦承语气里的显摆嘚瑟,时暝眼角狠狠一扯,“我是说如果!现在还只是猜测而已,都没确定Ten是不是真的一早就认出小倾了!别得意的太早!”

季亦承相当惬意的笑了,“自己都说了,并没有其他更好的解释了。”

时暝,“……”

什么叫扎自己心窝子?这就是!“xiu—”一支小箭直戳戳的刺中的心口,那叫一个疼……

→_→

……

时暝突然伸手拿起白桌上的那瓶白兰地,顾自倒了一杯,仰头一饮而尽。

辛辣的液体沿着缓缓下流,感觉到身体一股烧灼,似是要刺激着什么,又喟抚着什么。

他又继续倒酒。

季亦承屈着食指,敲了敲高脚杯的杯壁。

时暝冷眼一扫,“要喝自己倒。”

季亦承鄙视,真小气,拿过酒瓶也给自己倒了一杯,抿唇喝了一口。

看着眼前纷纷扬扬的白色雪絮,时暝眯了眯眼,又抿了口酒,缓缓道,

“季亦承,我真的很羡慕。”

他修长的手指一点一点收紧,在透明的杯壁上留下几道清楚的指纹。

……

季亦承也看着这片雪夜,唇角那抹邪魅的笑意敛起来了,目光深邃,说得认真,

“嗯,其实我也很羡慕我自己。”